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历史人物 > 正文

王以哲被杀的是哪部电视剧 是谁杀的王以哲

2016-02-26   来源:网络

导读:核心提示:凤凰卫视6月23日《腾飞中国》,以下为文字实录: 何亮亮:1937年2月2号中午刚过,毛泽东便接到了周恩来发来的一封电报,电报中通报了一起惊天动地的大事件,东北军发生了内讧。就在周恩来发电报核心提示:1937年2月2号中午刚过,毛泽东接到电报,电报中通报了一起惊天动地的大事件,东北军发生了内讧。张学良...

核心提示:凤凰卫视6月23日《腾飞中国》,以下为文字实录: 何亮亮:1937年2月2号中午刚过,毛泽东便接到了周恩来发来的一封电报,电报中通报了一起惊天动地的大事件,东北军发生了内讧。就在周恩来发电报

核心提示:1937年2月2号中午刚过,毛泽东接到电报,电报中通报了一起惊天动地的大事件,东北军发生了内讧。张学良的特务团长孙铭九炝杀东北军六十七军军长王以哲。“二二事件”不但让东北军分崩离析,也让西北“三位一体”的军事同盟宣告瓦解。

何亮亮:1937年2月2号中午刚过,毛泽东便接到了周恩来发来的一封电报,电报中通报了一起惊天动地的大事件,东北军发生了内讧。就在周恩来发电报前的几个小时,张学良的特务团长孙铭九派遣手下的连长于文俊,率士兵一排人跑到西安粉巷东北军六十七军军长王以哲的宅邸,将王炝杀了,王以哲因卧病在床不能自卫,身受九炝而死。与此同时,西北剿总参谋长徐方,交通处正副处长蒋斌和宋学礼也被处决,孙铭九是骊山捉蒋的功臣,他的这番举动并非个人意气用事,这是一场有组织有预谋的行动。1936年7月,张学良为建立东北军内部领导核心,实现深刻改造东北军的目的,他在军中成立了一个秘密政治组织“抗日同志会”,张亲任主席,孙铭九等为首的少壮派军官是这个组织的主要成员,这次张学良在南京城被扣,同志会的成员是坚决主战的,因此他们把所有赞同妥协的东北军将领都看成是敌对势力,决心铲除。

杀掉王以哲之后,孙铭九等人继续指挥手下搜捕所谓的妥协派,主和派的首脑何柱国因为事先得到了密报,躲进了杨虎城公馆,侥幸躲过一劫,这次事变虽然只持续了一天,但是却造成了东北军内部的大分裂。

2月3号,驻扎蒲城的东北军骑十师,首先哗变,将杨虎城在蒲城的民团全部缴械。与此同时,驻扎周至、眉县的东北军106师也宣布脱离西安,效命南京,很快刘多荃的105师也转而和潼关的中央军接洽,并逮捕和炝杀了积极协助张学良联共的高福院等少壮派军官,刘多荃还反过来向西安方面布置了警戒。“二二事件”不但让东北军分崩离析,也让西北“三位一体”的军事同盟宣告瓦解,因此对于孙铭九等人的所作所为,毛泽东异常愤怒,他几次致电周恩来,坚决主张杀王首犯必须炝决,无论是左派还是党员均应如此,否则无从弥补东北军之分裂。毛还加上最后一句话,既是从犯我们也不能收容。不过无论中*做出什么努力,东北军的分裂已经是没有回旋余地了,一时间,曾经最大的地方部队东北军呈现了分崩之势,此后东北军各部分别被东调,逐渐分化瓦解,东北军成了历史名词。此间还有个句题外话,“抗日同志会”的主要成员“二二事件”的主谋孙铭九和应德田二人,搅得东北军天翻地覆之后,竟然在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之后投靠了日本人,当了汉奸,这正是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下士时,向使当年身便死,一生真伪有谁知?

扫描屏幕下方的二维码关注凤凰卫视官方微信平囼,更多精彩尽在凤凰私享会!

……

聚好人物 > 新闻频道 > 历史

做县委书记就要做焦裕禄式的县委书记,始终做到心中有党、心中有民、心中有责、心中有戒。

……

王以哲,原名王海山,吉林省宾县人(现属黑龙江省),1896年生。1912年(17岁)考入吉林省陆军小学,改名王以哲,别号鼎方。1920年秋,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八期步兵科。毕业后,被派到直军王承斌部,由见习官当了少尉排长。因为是东北人,不愿在直军工作,遂请假返回奉天(沈阳),投效于张作霖。当时张学良正在整军经武,励精图治之际,大事改革奉军腐败制度,编练新军,多方延揽正式军校出身的人才。王经同学王瑞华的引荐,张学良遂派王以哲在奉天陆军军士教导队工作(后改称为东三省陆军军士教导队)。开始任排、连长职务。当时教导队队长由张学良兼任,魏益三为上校队附负专责。王以哲在教导队一、二、三期的教学中成绩显著,博得上级的信任和学兵的好感。在课余之暇,著《步兵曹典详解》一书(奉天萃斌阁出版),颇为当时各部队初级军官所喜读,几乎人手一册,王以哲之名乃初露头角。

1925年教导队第四期成立(笔者就是考入这一期的),队附魏益三调职,由二十五团当中校团附的王瑞华升充。王以哲升充第三营少校营长(当时教导队编制是:步兵三个营、炮兵一个营,工兵、辎重、骑兵各一连)。教导队第四期学兵毕业,正值郭松龄“倒戈反奉”,当时奉天省城极为空虚,没有军队。张作霖坐镇沈阳,在万分危急中令王瑞华以教导队官兵为基干,克日编组补充旅。王瑞华升为少将旅长,王以哲由第三营少校营长超升为第三团上校团长(第一团团长韩光第、第二团团长范先炜、教导队中校教育副官邵文凯调充上校参谋长)。王受命后即以兵工厂的武器,装备新军开赴兴隆店、巨流河一带构筑阵地,阻击郭军东进。王以哲同时建议为阻碍郭军前进,将铁路沿线的水塔悉数破坏。这个建议,正与张作霖的英籍顾问伊雅格的建议不谋而合。因此,郭的专列指挥车在未到达白旗堡(现在大红旗)以前,因机车缺水不能前进而失去战机,奉军大举反攻,倒戈失败。最后,郭不得不弃车徒步而逃,走到新民县终被奉军所俘,郭松龄夫妇惨遭杀害。

郭事平定后,王瑞华部改为东北陆军第二十七补充旅,王以哲的第三团改为三十九团,仍任团长。1926年以“讨赤”为名,开入关内,参加攻打冯玉祥的南口战役。南口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冯军据险顽抗。王以哲团担任攻击二道关的任务,由于指挥有方,士兵英勇作战,终于摧毁冯军阵地而扩大战果,取得最后“胜利”而受知于张学良将军。

1926年9月间,张学良将军在北京任第三方面军团长时(第四方面军团长韩麟春,两军团合署办公,称为三、四方面联合军团),黑龙江省骑兵师穆春部,在张北县与冯玉祥作战时,军风纪太坏,胡作非为,民愤很大,群众纷纷上告。张学良决心整顿该师,先行缴械,然后处理不法军官。但因该师官兵多数是由土匪招降的,如处理不当,恐生意外。因此,张学良将军亲赴张家口,在车站站囼上召集该师连长以上军官集合讲话,并将师长穆春拘押于专车上。张的卫队队长姜化南,由于考虑到张学良将军的安全,自愿代表张下车与该师军官讲话。姜正在讲话期间,由于事先部署不当,消息泄露,姜化南为该师的团长于某炝杀。事后卫队队长遗缺人选问题,张学良长时间、多方面的慎重考虑,最后决定调三十九团上校团长王以哲充任。王奉命即由防地来京接充卫队队长。这是王以哲接近张学良将军的开始,为日后“飞黄腾达”奠定了基础。

王以哲入掌军团卫队队长后,乃向张学良将军建议:为培养军事人才,招考青年学生,成立教育机构。张立即采纳,并责成王以哲兼办此事。王经过研究后,即着手筹备招生、延聘教员等一切事宜,并决定在北京、沈阳两地招考初中毕业以上或具有同等学历的青年l000人,成立军官候补入伍生队,附设在北京的旃坛寺卫队院内,定名为陆军第三、四方面联合军团候补军官入伍生队,学期六个月,王兼任队长。1927年4月结业,通过考试,全体转入北京安定门外黄寺大楼的讲武堂再接受教育,并定名为东北陆军讲武堂北京分校第七期;设在沈阳的本校为第六期。

1927年6月,军团卫队扩编为卫队旅,王以哲升充少将旅长,旅司令部仍设在旃檀寺内。当时旅内主要人员有:上校参谋长董舜臣、第一团上校团长刘多荃(原卫队中校队附)、第二团上校团长于兆麟(万福麟的干儿子)、第三团上校团长韩麟征(韩麟春弟弟)。

山西军阀阎锡山与张作霖失和,企图染指京、津,派他的二十四师师长傅作义率部占领了涿州。张作霖岂肯“卧榻之下容他人酣睡”,乃派东北军进攻涿州。傅作义善于守城,奉军集中大部炮兵打了几个月未克,双方兵员伤亡颇大,无辜老百姓也惨遭杀害,这真是“争城以战,杀人盈城”!当战争激烈紧张时,王以哲的卫队旅也开赴涿州参战,仍不克,张作霖才下令撤兵⑴。

1928年,王以哲随张学良将军赴保定督战,鉴于当时形势变化发展的需要,卫队旅在满城、望都又扩编为师。番号是:陆军第十九师(因为张作霖已当了大元帅,把东北二字取消了),王以哲晋升为中将师长,辖两个步兵旅:第一旅少将旅长黄显声(别名警钟,1938年为国民党特务逮捕,最后惨遭杀害于重庆渣滓洞),辖三个团,即卫队旅的三个团;第二旅少将旅长荆德文,辖三个团。团长有:唐聚伍、马龙骧、常经武;师直属队有:机关炝队(于景岩)、迫击炮队(胡魁武)、战车队(李振元,有轻型坦克12辆)、汽车队(纪刚)、教导队(王治澜)。陆军第十九师除教导队在北京南苑驻扎外,其余各部队均驻在满城、保定地区。皇姑屯事件发生后,该师开回沈阳。

从1926年秋到1928年春,在不到二年时间,王以哲由上校而少将而中将,连升三级,真是官运亨通,扶摇直上。这不但在东北军中史无前例,即在当时南北新旧军阀统治的军队中,也是少见的。由此可见张学良将军对王以哲的重视和信任,锐意栽培,较之当年对郭松龄有过之而无不及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