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历史人物 > 正文

袁崇焕中学积分争星网址 袁崇焕传在明史多少篇

2016-03-29   来源:网络

导读:本书全面记述了明朝爱国将领袁崇焕的一生事迹、诗文著述、后世影响以及宝贵的精神遗产。重点书写袁崇焕登上历史舞囼的最后十年,在辽东抵御八旗铁蹄,取得宁远和宁锦大战的胜利,成为明王朝大厦的救火者。作者以饱含深情的笔触,写出了在主昏政暗、大厦将倾的局面之下,蓟辽督师袁崇焕明知艰险,而敢于任事,最终功高遭忌、含冤屈死的悲剧。...

本书全面记述了明朝爱国将领袁崇焕的一生事迹、诗文著述、后世影响以及宝贵的精神遗产。重点书写袁崇焕登上历史舞囼的最后十年,在辽东抵御八旗铁蹄,取得宁远和宁锦大战的胜利,成为明王朝大厦的救火者。作者以饱含深情的笔触,写出了在主昏政暗、大厦将倾的局面之下,蓟辽督师袁崇焕明知艰险,而敢于任事,最终功高遭忌、含冤屈死的悲剧。

作者简介:阎崇年,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袁崇焕研究会会长、北京满学会会长。论文集有《袁崇焕研究论集》、《燕史集》、《燕步集》、《满学论集》等;专著有《袁崇焕资料辑录》(合)、《努尔哈赤传》、《古都北京》、《天命汗》、《清朝通史?太祖朝》、《清朝通史?太宗朝》、《清朝皇帝列传》、《正说清朝十二帝》等。主编《袁崇焕学术论文集》、《戚继光研究论集》、《20世纪世界满学著作提要》、学术丛刊《满学研究》第一至七辑等多部。先后发表明史、清史、满学论文200余篇。

……

阎教授一向以“学术”自诩,其学术作品也不少,关于袁崇焕问题的专著就有四部之多,包括《袁崇焕研究论集》、《袁崇焕学术论文集》、《袁崇焕传》、《袁崇焕资料集录》。关于一个历史人物的其人其事,阎教授能持续研究二三十年,本身就令人叹为观之。

不过,虽然阎教授关于袁崇焕问题的专著和研究很多,研究时间也很长,但是其“思维模式”始终如一,就是先严格依照《明史·袁崇焕传》为蓝本,然后再根据《明史》的内容去寻找一些史料进行加注。

阎教授的文章引用《明史》的段落作为史料证据的地方极多,不过最具他本人特色的风格是许多阐述几乎就是将《明史》中段落所翻成的白话,只不过有时稍微展开或加注释而已,以下略举几个例子:

“……然崇焕薄在晋无远略,不尽遵其令。及在晋议筑重城八里铺,崇焕以为非策,争不得,奏记首辅叶向高。”

“袁崇焕对上司辽东经略王在晋,虽薄其无远略,却人微言轻,争辩不得,便将自己的意见奏告首辅叶向高。”

“在晋乃请于山海关外八里铺筑重关,用四万人守之。其僚佐袁崇焕、沈棨、孙元化等力争不能得,奏记于首辅叶向高。向高曰:‘是未可臆度也。’承宗请身往决之。”

“王在晋的山海关外八里铺筑重城之议,是一个只图苟安、无所作为的消极防御方略。

他筑重城的主张,遭到宁前兵备佥事袁崇焕、主事沈棨(qǐ)、赞画孙元化等人的反对,王在晋不听。袁崇焕同王在晋相反,力主积极防御,坚守关外,屏障关内,营筑宁远,以图大举。他虽深受王在晋倚重,被题为宁前兵备佥事;但他以关外八里筑重城为非策,极力陈谏。因人微言轻,而不被采纳。袁崇焕想方没法,先后两次直接将意见报告给首辅即宰相叶向高。”

“经略王在晋令崇焕移驻中前所,监参将周守廉、游击左辅军,经理前屯卫事。寻令赴前屯安置辽人之失业者,崇焕即夜行荆棘虎豹中,以四鼓入城,将士莫不壮其胆。在晋深倚重之,题为宁前兵备佥事”

“王在晋又令袁崇焕往前屯(今辽宁绥中前屯),安置辽民流亡、失业者。袁崇焕受命之后,连夜赶路,丛林荒野,虎豹出没,天明入城,将士都赞叹他的勇敢与胆量。王在晋更加信任、器重袁崇焕,于七月初题请任命他为宁前兵备佥事。”

……

《明史·袁崇焕传》中有一段关于袁崇焕参与讨论如何解救十三山站义民的叙述,清修《明史》这段的陈述存在很大的问题,其中为了达到以贬低王在晋来吹捧孙承宗、袁崇焕的目的,运用了许多“妙笔”,篡改、删减甚多,并最终达到了颠倒黑白的效果,为此本文将展开一系列讨论,以澄清部分史实。

“十三山难民十余万,久困不能出。大学士孙承宗行边,崇焕请:‘将五千人驻宁远,以壮十三山势,别遣骁将救之。宁远去山二百里,便则进据锦州,否则退守宁远,奈何委十万人置度外?’承宗谋于总督王象乾。象乾以关上军方丧气,议发插部护关者三千人往,承宗以为然,告在晋。在晋竟不能救,众遂没,脱归者仅六千人而已。”

这段《明史》的内容主要是说十三山一带有难民十余万,孙承宗到山海关以后,袁崇焕请求率领五千人驻守宁远,然后再另外派遣人去解救十三山的难民。接下来孙承宗和王象乾也商议过这个问题,因为考虑到山海关军兵是新败的溃军,所以王象乾提议让蒙古部落派三千人前往救援。孙承宗、王象乾、袁崇焕把他们的这些想法都告诉了王在晋,但王在晋却没有能救难民,最终导致了十几万难民都落入了后金之手,只有六千人回归。

在《明史》的叙述中,面对被困的十几万辽民,王在晋好象只是眼睁睁的看着,而孙承宗和王象乾想了办法,袁崇焕也提了方案,都在积极的设法解救难民,相比之下王在晋作为辽东经略的既无态度也无行动,实在可恶之极。

读了这些内容以后不禁要佩服一下清修明史里的曲笔,其笔法实在太厉害了。这段记载本来出自孙承宗的一份奏章,这个奏章的原文分别被《明史》、《督师纪略》、《明熹宗实录》、《三朝辽事实录》收录。《明史》是部分收录,可见于《明史孙承宗传》;《督师纪略》是以转述的形式收录了部分;《明熹宗实录》卷二十四也收录了一部分但还是不全;收录这份奏章最全的是《三朝辽事实录》,但其内容和《明史袁崇焕传》中清修明史所表达的意思却大相径庭,奏章内容摘录如下:

大学士孙承宗奏:“臣以六月二十六日入关城……臣意欲会诸臣之意,而以筑八里者,筑宁远之要害,更以守八里之四万,当宁远之冲,与觉华相犄角。而寇窥城则岛上之兵傍出三岔,烧其浮桥而绕其后以横击之,即无事亦且驱西虏于二百里外,以渐远关城,更收二百里疆土于宇下。诸臣谓孤军在二百里外不能自存,而工料不能远及。张应吾曰:大寇来未有能应者。邢慎言谓议是先后缓急当办,盖臣有先后缓急之说也。臣又谓孤军不足应敌诚然,倘我不守而我以一兵据宁远,宁以一兵据觉华,是将急之乎,缓之乎。是即可缓,十三站之义民,且三、四万可缓乎。臣初与督臣象乾计欲以五千兵据宁远,令义民望之以为归,而督臣更欲发西虏之劲者三千,以为护,使诸人西来而我稍东迎。得西虏不为要劫,而更得其护,然后而归。归而安插之宁远、觉华,择其强者为兵,余即屯牧。不然乱贼既不得遽诛,而忠义又不能援,数万之众尽化为东西虏,而益之勍敌矣。此崇焕议而臣与督臣更议之,众亦谓然。而邢慎言谓杏山不可上,亦不可下,不能猝来。而经臣谓当从觉华入大凌河,以舟船接之,归是议也。犭*虫觉华之千五百兵议在臣未至之先,已从阎鸣泰之议,以邢慎言复议。”[1]

这段史料中孙承宗叙述了他和山海关诸臣商议如何解救十三山难民的经过,其中提到四条信息:

一、袁崇焕修筑宁远的计划遭到了许多人的反对。理由主要有以下几点:首先,大家认为孤军到宁远很难自存;其次,众人觉得修筑所需要的材料搬运也成问题;再次,张应吾认为当时明军还不具备应付后金大举进攻的能力。

“诸臣谓孤军在二百里外不能自存,而工料不能远及。张应吾曰:大寇来未有能应者。”

二、孙承宗自己提议可以先不修筑宁远,而只派兵进驻宁远、觉华。后来他又和当时的蓟辽总督王象乾计划出兵五千去宁远,不过王象乾提议让蒙古部落出兵三千充当护卫,从宁远稍微往东以接应难民归来,归来以后就安插的在宁远、觉华。

“臣又谓孤军不足应敌诚然,倘我不守而我以一兵据宁远,宁以一兵据觉华……臣初与督臣象乾计欲以五千兵据宁远,令义民望之以为归,而督臣更欲发西虏之劲者三千,以为护,使诸人西来而我稍东迎。得西虏不为要劫,而更得其护,然后而归。归而安插之宁远、觉华,择其强者为兵,余即屯牧。”

三、修筑宁远是袁崇焕提出来的,不过遭到了众人的反对,而取缔袁崇焕提议的人,并不是王在晋,恰恰是孙承宗本人以及蓟辽总督王象乾,众人都同意这个取缔。

四、辽东经略王在晋不同意先前的那些提议,他提出应派觉华的水师进入大凌河,用舟船将十三山站的难民接应出来。

在了解了这四条信息以后,反观《明史袁崇焕传》中清修明史的叙述,大家会发现它的安排实在巧妙,清修明史在编修时肯定也是参看到了这条奏章的,也罗列了其中部分信息,比如第二条信息,以及之前袁崇焕修筑宁远的计划内容,但却省略一、三、四条信息,最后再直接把“告在晋。在晋竟不能救”等语加在最后面,如此看来就似乎是王在晋的无动于衷造成了后面“众遂没,脱归者仅六千人而已”的结果。

现在将所有信息都呈现出来,效果就完全不一样,其内容跟清修明史叙述的意思大为不同。根据全部信息我们可以知道,事实上并不是王在晋不接纳袁崇焕的提议,而恰恰是孙承宗和王象乾在否定修筑宁远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