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历史人物 > 正文

白居易曾经在琵琶行里用大珠小珠落玉盘

2018-03-07   来源:网络

导读:焦点新闻| 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一个鬼贴贴图图| 英媒评出2009年度搞怪发明娱乐旮旯| 当红明星不仅仅是名利双收情感世界| 后悔嫁给这样一个山西男人 型男索女| 小糖精归来,在海边轻轻舞漂在海外| 为什么出过国的人回来之后都会说中国不...

焦点新闻| 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一个鬼 贴贴图图| 英媒评出2009年度搞怪发明 娱乐旮旯| 当红明星不仅仅是名利双收 情感世界| 后悔嫁给这样一个山西男人 型男索女| 小糖精归来,在海边轻轻舞

漂在海外| 为什么出过国的人回来之后都会说中国不好 型男索女| 晒晒自己的旗袍照 暴雨过后天空依旧晴朗

……

这种“二次创作”的好处颇多,令更多人加深记忆更容易背诵倒还是其次,从谱曲到听或是唱和的过程,实际上也是人们对诗词背后的传统文化的吸纳与利用的过程,是另一种“学以致用”。相较于全文背诵,这显然是一个更高阶的能力,也是对传统文化更深刻的传承。

创造性传承,其实也赋予了传统诗词新的生命力。创作者并未完全拘泥于原作的情感局限,而是“试图站在一个现代人的视角重新解读这篇名作。”这种创作思维,对传统文化的传承和教育不乏启示。

在对传统诗词的解读上,我们的教科书总是习惯以标准答案的思维去灌输孩子,弱化了他们对于诗词的自我理解和发散能力,不仅不利于激发孩子对于传统文化的兴趣,反而增加了隔阂,这其实也压缩了诗词本身的内涵。

传统文化作品,不是不可以有权威解读,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不同时代的人对于传统文化作品难免会有不同的感受和理解,让他们知晓创作者的原意当然重要,但引导他们挖掘自身对传统文化作品的看法,并借此创造新的继承方式,于文化传承的角度显然更为重要。

因为归根结底,传统诗词并不是拿来背诵的,其内嵌的传统文化意蕴被接续才是关键。

传承传统文化,看似是个宏大的系统,但落脚点并不高深,主要还是要看其在现代人的生活介入上,能够发挥怎样有形或无形的影响。我们往往忽视的一点是,不少传统文化,比如古诗词,其实本身就是一种民间文化,比如《诗经》中的“风”,就是民间歌谣,是对民间文化的“采风”。只不过在传播的过程中,它不自觉地被逐步精英化,加之时代阻隔,与大众产生了距离。

所以,不应该将传统文化推向一个封闭的神坛。只要把握好创作边界,就应该鼓励像《琵琶行》被改编为流行歌曲这样的创造性传承。

一,传统文化作品并没那么脆弱,合理的改编、演绎,并不会造成对文化的亵渎,相反会使其内涵变得更丰厚,并易于被接受;

二,传统文化的传承,需要充分发挥和吸纳民间的创造热情,走出封闭、单一的传承路径,让更多的人能够参与到对传统文化作品的阐释和表现中来,传统文化才能真正活起来,而不是止于背诵。

……

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主人下马客在船,举酒欲饮无管弦。醉不成欢惨将别,别时茫茫江浸月。忽闻水上琵琶声,主人忘归客不发。寻声暗问弹者谁?琵琶声停欲语迟。移船相近邀相见,添酒回灯重开宴。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弦弦掩抑声声思,似诉生平不得志。低眉信手续续弹,说尽心中无限事。轻拢慢捻抺复挑,初为霓裳后六么。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流泉水下滩。水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渐歇。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东船西舫悄无言,惟见江心秋月白。

沉吟放拨插弦中,整顿衣裳起歛容。自言本是京城女,家在虾蟆陵下住。十三学得琵琶成,名属教坊第一部。曲罢常教善才服,妆成每被秋娘妬。武陵少年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钿头银篦击节碎,血色罗裙翻酒污。今年欢笑复明年,秋月春风等闲度。弟走从军阿姨死,暮去朝来颜色故。门前冷落车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梁买茶去。去来江口求空船,绕船明月江水寒。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红妆泪阑干。我闻琵琶已叹息,又闻此语重喞喞。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我从去年辞帝京,谪居卧病浔阳城。浔阳地僻无音乐,终岁不闻丝竹声。住近湓城地低湿,黄芦苦竹绕宅生。其间旦暮闻何物?杜鹃啼血猿哀鸣。春江花朝秋月夜,往往取酒还独倾。岂无山歌与村笛?呕哑嘲哳难为听。今夜闻君琵琶语,如听仙乐耳暂明。莫辞更坐弹一曲,为君翻作琵琶行。感我此言良久立,却坐促弦弦转急。凄凄不似向前声,满座重闻皆掩泣。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

……

林墉自小喜爱绘画,少有画名,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在广东美术界即有“四大金刚”、“四大天王”之称,然因文字作品少发表故,尚未为大众所周知。林撰文之初衷,除画作外,多为自娱之作。其文名之较广为人知,应自《聚好人物·港澳海外版》之“大珠小珠”始。

上世纪80年代《聚好人物》复刊,新辟的《聚好人物·港澳海外版》,开“未名”副刊专版,并请启功大师题刊名,遍访名家组稿。某日,至林墉家,林曰:“我有些小东西,乃平日随手所记之画坛趣闻轶事,虽鸡零狗碎,然亦可博一粲者,未知贵刊合用否?”林从画桌抽屉中取出稿子一叠,余匆匆翻阅几篇,大喜过望,赞曰:“此皆绝妙好辞也!”即取回于《未名》副刊辟“大珠小珠”专栏,以每次三五则,连续刊出,大受读者好评和欢迎。所谓“大珠小珠”者,乃取自白居易《琵琶行》“大珠小珠落玉盘”之句也,林文所记均画坛文坛中之闻人逸事,虽短短数语,然字字珠玑,韵味盎然,人物个性,音容笑貌,跃然纸上,令人回味。继后,林又以其所撰之《八哥》、《金鱼》、《小龟》等生物随笔供余在副刊发表,每篇千余字之小品,写得活灵活现,意味隽永。本世纪初,均先后结集以《大珠小珠集》、《林墉品味文集》成书出版。继而欲罢不能,两三年间,又先后推出了访问散文集《林墉自鉴》及综合文集《林墉画外话》等面世,近百万字。即使一些专业作家,恐怕也难望其项背。正如出版社的编者按云:“他左手一支多采的画笔,右手一支多思之文笔,蘸着红色的情和鲜红的血,双管齐下,一路挥洒……”而且,他也是个活跃的社会活动家,真不知其何来如此旺盛之精力也!

……

中新网8月3日电 据马来西亚《光华日报》报道,“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琵琶,能让人有多少想象?当年就读中三的马来西亚华人汤钧喜因为接触白居易的《琵琶行》之作,对诗中描写琵琶声的变化过程极感兴趣,欲深入研究其意境,凑巧的是,吉华国中在那时期正式成立华乐团,他积极加入成为该团首届团员之后,自此开启了他学习琵琶之路。

从中学时期的启蒙老师即大山脚日新华乐团的刘汉河及许汉祯老师,直到毕业后往新加坡工作期间向著名琵琶演奏家戚兆铭拜师,现年55岁的汤钧喜如今已是一位精通琵琶与古筝的音乐老师。

有曰:“千日琵琶百日筝,半世三弦学不成”,从旋律清新流畅、节奏轻松明快的“文曲”如《阳春白雪》乃至描写气势壮观意境的“武曲”如《十面埋伏》等,琵琶可说是相当难入门的乐器。以弹拨器为例,左手远比右手更为重要,而弹、挑、滚、轮等皆是一套琵琶的基本指法。

汤老师直言,“轮指”是琵琶极富特色的一种演奏技巧,也是右手的重要技法之一,学生通常因为5根手指力度不均匀而在演奏上无法达致“流畅”的境界,导致变调的情况出现。

“没得投机取巧,唯一的方法就是苦练。练久了,手指自然能灵活自如,一些琵琶曲谱的乐句也就能了然于胸。”对于大部分学生无法驾驭“轮指”的原因,他如是解释。当然,也有一些较有天份或对有关乐器极感兴趣的学生,吸收能力比较快,也较容易捉到其中的精髓,反之则需多下苦功让基本功更扎实。

前来向他拜师的包括在籍学生以及业余工作者,一些学生曾因为校方期望有水准及有素质的演出而倍感压力,然而他相信“压力”不完全是坏事,反而能激发学生“精益求精”,追求更完美的表现。(曾雪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