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历史人物 > 正文

莎士比亚故居和莎翁花园在同一处吗

2018-03-07   来源:网络

导读:(原标题:“莎翁”后花园唱起“杜丽娘”)这个盛夏,浙江小百花越剧团不仅将《寇流兰与杜丽娘》这部让莎士比亚和汤显祖两位中外戏剧大师名著同台的新作,搬上了世界戏剧中心——英国伦敦西区的舞台进行全球首演。“小百花”团长也是剧中主演茅威涛和导演郭小男,还带着整个剧团来到了莎士比亚的故乡——位于英国中部瓦维克郡埃文河畔的...

(原标题:“莎翁”后花园唱起“杜丽娘”)

这个盛夏,浙江小百花越剧团不仅将《寇流兰与杜丽娘》这部让莎士比亚和汤显祖两位中外戏剧大师名著同台的新作,搬上了世界戏剧中心——英国伦敦西区的舞台进行全球首演。“小百花”团长也是剧中主演茅威涛和导演郭小男,还带着整个剧团来到了莎士比亚的故乡——位于英国中部瓦维克郡埃文河畔的斯特拉福德,让《寇流兰与杜丽娘》不仅登上了皇家莎士比亚剧团的舞台,还在莎士比亚故居的后花园里“游园惊梦”。

7月26日,浙江小百花越剧团从英国伦敦出发,驱车两个多小时,来到了莎士比亚的故乡——位于埃文河畔的斯特拉福德小镇,这里恬静美丽,风景如画,依然保持着英国中世纪的田园风光,世界最伟大的戏剧家莎士比亚就诞生于此。

首次造访莎士比亚故乡和皇家莎士比亚剧团的“小百花”剧团的姑娘们,在仿照莎士比亚时代剧场建造的“天鹅剧场”里,展示《寇流兰与杜丽娘》的片段,并和皇家莎士比亚剧团艺术总监高利·道兰以及皇莎的演员们、英国的莎剧专家们一起交流。虽然“小百花”只展示了“惊梦”和“选举”两个剧中片段,但中国戏曲的古典传统之美和大胆开拓之新,都让台下的皇家莎士比亚剧团成员们赞赏不已。

当导演郭小男向大家透露,在剧中一人分饰古罗马大将军寇流兰和中国书生柳梦梅两个“男主角”的都是茅威涛一个女演员,而且这个女演员还是自己妻子时,台下立刻爆发出了惊叹声和开心的笑声掌声。就连皇莎艺术总监高利·道兰都坦言自己完全没看出来这两个角色竟然是由一个女演员迅速换装扮演的。

离开皇家莎士比亚剧团之后,“小百花”又来到了位于斯特拉福德亨利街上的莎翁故居。莎士比亚出生在这个带阁楼的二层老房子里,房子依然保持着16世纪的模样,斜坡瓦顶,泥土原色的外墙,里面陈设着莎士比亚童年和青少年时代的家具和物品。就在房子的二层阁楼里,还特别设有一个展区,摆放着汤显祖、狄更斯等和莎士比亚同时代的重要戏剧人物的展示柜,可见莎翁故乡对汤显祖早有了解并且非常重视。

莎翁故居的后花园里,还设有专门的表演区可供演员在此露天朗诵表演莎剧。正值盛夏,花园里百花盛开,“小百花”就在莎翁故居后花园的草地上,以莎士比亚出生的老房子为背景,摆起了乐队,换好了服装,露天演起了《寇流兰与杜丽娘》,引得游客们纷纷驻足观看。一段表演结束之后,全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一身飒爽戎装的茅威涛也说:“这个地方确实有灵气,我上好妆一走过来,立刻觉得精神为之一振,全身都有一种特殊的感觉,似乎莎士比亚就在看着我们呢!”

记者了解到,这还是第一个中国戏曲院团将演出演到了莎士比亚故居,并且表演的是一部同时展现莎士比亚和汤显祖两位大师之作的作品。此情此景此戏,无疑是对两位大师最好的致敬与纪念。

……

女儿研究生毕业,被瑞士银行录取,派到伦敦金融中心培训,我和妻子去英国看望女儿,并欣然接受她的建议,在一个秋雨淅沥的清晨,坐上了开往莎士比亚故居的游览巴士。

早在少年时代,我就观赏过莎翁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哈姆莱特》和《第十二夜》等剧,也阅读过莎翁的著作和连环图画,对他留下深刻的印象。如今,我们远道而来,能够亲自前去参拜大戏剧家的故居,怎么能不感到兴奋,留存美好的回忆呢!

游览车穿过雨帘,在恬静的公路上疾驰,我的思绪也沉缅在对莎翁的崇敬之中。

威廉·莎士比亚(1564-1616年)是欧洲文艺复兴时期英国最伟大的戏剧作家,又是以写十四行诗著称而在文学史上占居极其重要地位的诗人。他的扛鼎之作超越了时空和国界,在英国及全世界许多国家,每年都要举办莎士比亚戏剧节,演出其精典剧目,并且以此为荣,成为世界文学库藏中的无价瓖宝。虽然伏尔泰、列夫·托尔斯泰怀着文人的偏见,口出不逊地轻蔑莎翁,但莎士比亚的艺术成就仍赢得了举世大众广泛的褒扬。

英国维多利亚时代的诗人和批评家安诺德说过:“可以作为英国作家典范的,首先就是莎士比亚。”约翰逊说过:“莎士比亚超越所有的作家之上,至少超越所有近代作家之上,是独一无二的自然诗人。”法国19世纪的文学批评家、历史学家泰纳更将莎士比亚与法国大作家巴尔扎克相提并论:“在现代的欧洲,人们不满意自己,不满意社会的精神苦闷。这一类暴烈而痛苦的心灵,在两个最洞达人情的作家——莎士比亚和巴尔扎克笔下,发展得最有力量、最完全、最显著。”

经过牛津大学城,女导游带领大家去参观了一下这所誉满全球的高等学府,然后再行驶30至40公里,就进入英格兰中部澳里克郡的斯特拉福德镇,这便是莎士比亚诞生的所在之地。

首先,我们探访了莎翁夫人的家,相距莎翁故居仅一公里。这是一座高顶的茅屋,屋面上覆盖的麦草被修剪得十分整齐,约厚尺许,好像铺了一层厚茸茸的毡毯。起居室、吃饭间毫无殷富人家的奢靡,室内陈饰显得简陋,透露出岁月流光涤荡的沧桑,地板粗糙不平,器皿用铁和树木制造,烛台以树叶作为燃料来照亮沉黯之夜。通过这一件件先人遗物,我领略到了900多年以前的原始建筑与古代生活的村落风光。农舍外面有一片园圃,绿树环绕,花草茂盛,徜徉其中,芳馥悦眸,令人怡然生乐。

从莎翁夫人的住所到莎翁故居,不过5、6分钟车程。它位于小镇的亨利街上。1564年,莎士比亚呱呱坠地于一个富裕居民的家里。童年,他进入文法学校学习文学、修辞学及拉丁文。家境衰落后,18岁的莎士比亚迎娶26岁的农家女安妮·哈撒韦为妻,生育二女一子。大约在1587年,莎士比亚离家别妻,孤身独行去伦敦谋事维生,处境堪怜地做过马夫等最卑贱的职业。后来,他有幸与艺术结缘,先后当过演员、导演和编剧,随团奔走四方巡回演出,深观细察社会,明然而悟各阶层的生活,积累了创作素材,丰富了实践经验,然后笔锋熟极地写出透视生命的悲欢离合的名剧,巧摹风尘世事,妙谈万般人情,昂轩雄立世界剧坛。1613年左右,他才倦鸟知归,返回故乡,直至52岁与世长辞。

莎翁故居是一幢两层楼的建筑,比其夫人古宅宽敞、气派。跨进室内,一位女工作人员就向大家娓娓道来。这个故居虽然历经风雨,几度修葺,但是始终保持16世纪的风格。莎翁的孙女谢世后,其直系血脉便无法畅流,人去楼空,房产变卖,换成新主。到了1847年,此屋在伦敦公开拍卖,由一个社会名贤们组成的团体中标承购,改为国立纪念馆,让慕名而来的群众凭吊这位文化巨匠。

我与妻子跟随人流走进客厅,黝暗的木柱,粉白的墙壁,对比强烈,一侧有石砌的壁炉,所有的家具都是16世纪时期的式样,有桌椅板凳,有镜子、玻璃瓶和燉水壶等,都鎸印着莎翁及其家人的手泽。客厅的另一方是莎翁纪念室,陈列着文献资料、书籍画册以及其它物品,供参观者浏览、阅读;墙上挂着一幅莎翁的肖像,出自名家的手笔,剪短而微翘的唇须,高宽的前额,显示出他的出众睿智与仁慈为怀。一张笨拙的小桌默然兀立,原来是少年莎士比亚在镇上小学念书时的课桌。

顺梯上楼,是莎翁出生的卧房,内有条桌、櫉柜等旧式家具,最引人注目的是,在铺着针绣毯子的大床旁边,还有一只雕刻着图纹的木制小摇床。啊,卓越非凡的大戏剧家莎翁,就是从这个其貌不扬的房间里,开始了包蕴执着无悔的人生跋踄,并编织起“始自梦、成自梦、终自梦”的理想花环!玻璃窗上有许多文学名家到访的亲笔签名,窗口的桌上有一本厚厚的签字簿,供游客签名、留言。长年久月,来自世具各国的虔诚朝拜者已经不详其数,足见文豪魅力的慑人心魂,功业的永垂不朽。

循着小梯下楼,便通往户外的花园。为了重点保护故居,毗邻的房屋早在上百年以前就被拆除,防止火灾延祸。花园一侧的“莎士比亚中心”,是新建的现代建筑。园内栽植的树木和花草,全都参照莎翁作品提及的植物,观光客饶有兴趣,可以细作辨别,互为印证。每逢纪念节日,又会布置起来,作为来宾们聚会的场所。

其实,莎士比亚表面楚楚风光,终生却被贫穷困扰,但他孤标傲世,自强不息,椽笔勤奋,创作了剧本37部(其中有一部与别人合写),长诗2部,十四行诗154首。他逝世7年后,才由戏剧界友人搜集他的遗作,出版了第一本莎士比亚戏剧集。

英国散文大师兰姆和他的姐姐玛丽·兰姆,还开拓性地尝试将莎剧改编成故事性散文《莎士比亚戏剧故事集》,成为人们珍爱的读物,研究者必备的参考书。之后,英国的奎靳·库奇改编的《莎士比亚历史剧故事集》,也颇有特色,享有盛誉……莎翁的一生,遍看世事,阅尽炎凉,可谓“生前寂寞,死后殊荣”。

莎士比亚是欧州文艺复兴时期人文主义在思想上和艺术上的杰出代表。从他塑造的哈姆莱特、李尔王、奥赛罗、苔丝狄蒙娜以及克劳狄斯、伊阿古、麦克白夫妇等性格鲜明、内涵丰富的典型人物的言行上,就充分地体现出来。例如,哈姆莱特王子无疑是一代新人,他既是忧郁的强者,又是迷惘的智者,他在人生的疆场上没有退却,勇于奋斗,然而由于他存在难以逾越的精神危机,找不到实现高远清明社会理想的物质力量和正确途径,因此,他在为父王报仇雪恨、翦除蟊贼、重整乾坤的过程中,把自己满腔鲜血和青春生命,不吝地奉献在崇高事业的祭坛前,谱写了一位先知先觉者撼人魂魄又凉透心胸的悲剧。

莎士比亚的戏剧,在艺术形式上属于诗剧,是以无韵诗体写成,具有音韵的节奏美感,善于形容譬喻,妙语如珠,意味隽永,天趣盎然,有些名句,流传甚广,经久不衰,已成为英国语言的精华。

莎士比亚所写的154首十四行诗,不但包含着波澜起伏的感情和深沉阔广的思想,而且语言凝炼、词汇丰富、结构妙巧、音调多变,已成绽放在英国诗坛上的一束绚灿芬芳的花朵。在这些诗中,他通过对一系列事物的歌赞、咏叹或抨击,表达积极向上的世界观和审美观:通过对友谊和爱情的吟颂提倡真、善、美就是我全部的主题。

参观完莎士比亚故居以后,我仍思绪绵长,兴致未减,与妻子并肩在古老淳朴的小镇上漫步。镇政府很有全盘的远见规划,把无声无息的乡村建设成一个维持英国旧式建筑的繁荣名镇,三角形的屋顶、黑色的横木柱,白色的粉墙被划成许多长方格,古拙雅观,别具情韵。

镇上的各家剧院终年上演着莎翁名剧,旅店一切陈饰悉仿古制,身置其境,怎么不使我油然而生怀古之情,我愿意在莎翁的戏剧中寄托自己的进取精神,安顿自己的宁泊灵魂呵!(摘自美国《侨报》 纽约 邓泰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