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财经人物 > 正文

索罗斯狙击香港犯法吗 索罗斯在香港亏了多少

2018-03-09   来源:网络

导读:智通财经获悉,在港股创出新高之际,“国际大鳄”索罗斯在香港的公司索罗斯资产管理(香港)又再增兵,市场对索罗斯狙击香港的忧虑增加。继今年6月索罗斯在香港的公司索罗斯资产管理(香港)人员增至11人后,据香港证监会文件显示,Mitul Bharatkumar Popat上周四(8月4日)获香港证监会发出临时代表牌照,...

智通财经获悉,在港股创出新高之际,“国际大鳄”索罗斯在香港的公司索罗斯资产管理(香港)又再增兵,市场对索罗斯狙击香港的忧虑增加。

继今年6月索罗斯在香港的公司索罗斯资产管理(香港)人员增至11人后,据香港证监会文件显示,Mitul Bharatkumar Popat上周四(8月4日)获香港证监会发出临时代表牌照,代表索罗斯资产管理(香港)提供资产管理服务,至此,其人员增至12人。

据资料显示,Mitul Bharatkumar Popat专攻衍生工具,曾在瑞银、德银工作,负责信贷违约掉期(CDS)、风险分析等。

索罗斯十分看重香港公司,自2010年11月成立起,索罗斯儿子Robert Daniel Soros也在香港坐镇,并多次出游内地进行考察。

……

1974年,西方经济从石油危机中全面复苏,香港经济和房地产重新走上了快车道,后来,香港又从内地改革开放中获得持续的经济推动力。1970-1990年代,香港经济长期高速发展,银行存款20年间增加了81倍,居民财富开始大量流入房地产市场和股市。

居民财富与国际游资的疯狂炒作,香港房价从1991年到1997年泡沫爆破前夕上升了4倍;由于看好1997年香港回归后的前景,1997年8月7日,恒生指数涨到了16673点的历史最高位。而 索罗斯 为首的国际游资已经参与其中,并做好了狙击泡沫的准备。1997年,索罗斯攻击香港采用的办法是在纽约外汇市场卖空港币和股指期货。

从1997年5月开始,以索罗斯为首的炒家们设计了一个连环计。这正是香港金融界人士所担心的,即通过外汇市场、股票市场和期货市场的互动作用,利用现货和期货两种工具,多方设下陷阱。整个狙击过程为一个三部曲。

第一部是预备期,炒家们低息借入港币,作为弹药,并在期货市场上抛出港币,同时沽空期指;第二部是造市期,一旦外围市场出现有利于炒家的机会,便大肆散布谣言,疯狂抛售港元,迫使港府“挟息”,造成恒生指数暴跌,甚至借货抛空股票;第三部是收获期,当恒生指数暴跌时,淡仓合约平仓,炒家们带钱离去。

当时索罗斯联络了全球各国的几家大型基金,秘密地开始买入香港股票(港股是可以通过券商从世界各地购买的),而且这种买入是持续性的,使得港股从1996年的低点开始不停地上涨,引发港人疯狂地追随,造成恒生指数就如现在的A股一般,一再突破新高。

索罗斯在1997年上半年不断推升股市,接近最高点时,分散隐蔽,但不断地开了大批六月底交割的股指期货的空单(PutOption)。港府一直紧密监视着这股神秘的力量,越临近7月1日,港府对于对方的动机和操作策略越是一清二楚。但问题是,港府的外汇储备尚无力单独应付可能的金融袭击。于是,香港财政高官秘密进京,得到了中央将不遗余力地,倾中国外汇储备之全力支持的许诺,于是一场金融大决战开始了。

到了1997年的上半年最高点,恒生指数达到了16000点之上的历史新高。而随着回归日的临近,索罗斯指挥着他的联合军团,开始了有步骤地股票高位出货。其股票的出货是不以赚钱为主要目的的,他的策略是以股指期货的空单收益来赢利的。(对冲的手法)

当然,这种操作最重要的就是利用市场跟风力量,全体市场参与者都会成为推动力——涨时助涨,跌时助跌。

决战的日子是6月28日,在此之前,恒指已经被压到了大约在万点之下。而此时的散民已是哀鸿片野。港府的高明之处在于不露声色,不托盘,任由索罗斯打压并主宰市场,麻痹对手。

28日一早,索罗斯的股票抛货就开始不断地稳步释出,压迫恒指持续加速下跌,引发崩盘的恐慌心理,加入逃命的散民无数,帮助他压跌指数。而当跌到了令人胆战心惊的4000多点时,散民已经是欲哭无泪了。

索罗斯眼看胜利在望,却发觉开始有一股神秘的资金,不声不响地把无数的抛盘照单全收了。他开始紧张起来,发动了盟友们的全部股票存货狂砸(不记成本地抛,绝对是赔本在卖出),可是神秘资金还是不动声色地收下,却绝不拉高。还不到收市,港股成交就已经创了历史天量。

当他的存货几乎抛光后,恒指却在4000点之上死活不退。而当他向交易所借股票意欲再继续抛空(short)时,得到的回答却是不借(这是有违规嫌疑的)。

到了下午,大盘开始反攻,神秘资金将股指持续推高,而索罗斯的联合军团内部开始出现反水的,背着他加入了多方,买回股票并cover自己的期指空单(当然是为了减少自己的损失)。到收市时,港股几乎全部收复了当天上午的失地(大约是收在8000多点),索罗斯没想到港府出手,大意失荆州,损失惨重(股票损失加上股指期货损失)。

但是,1997年之后,恒生指数从约16000点下跌到6500点,跌去了约60%。香港的楼价从1997年的最高峰开始持续下跌,到了2003年差不多跌去了65%。港人财富蒸发了2.2万亿港元,平均每一个业主损失267万港元,负资产人数高达17万,一直到了2009年才恢复到了1994年的水平。

1997年-1998年整个香港被洗劫了一把,从这个时候开始香港老百姓产生了索罗斯恐惧症,每次港股到16000-17000点的时候就开始大幅震荡,被称为索罗斯震荡。

索罗斯在港股高位开设大量期指空单,同时在二级市场上抛售港元造成港元贬值(注意他并没有直接抛港股打压股市,因为那样成本太高),政府为了挽救港元贬值趋势必须调高国内利率,无风险利率上涨,股票等风险性资产下跌(此时在适当点位抛售少量股票,就可以对市场信心造成极大冲击),股票跌,股指期货获利赚钱。

……

周四港元兑美元出现小幅反弹走势,然而这并未能影响港股继续大幅下跌的态势。在周三香港市场出现“股汇双杀”后(港元触及2007年以来新低,恒生指数跌破19000点,创42个月新低),市场的担忧开始加剧。会重现1998年危机吗?联系汇率制度能经受住考验吗?

1月21日,港元兑美元现小幅反弹,截至17:00,港元兑美元报7.8140。然而,这并未缓解市场对于港元持续贬值的预期。美银美林预计,2016年港汇目标价7.85。彭博衍生品的价格数据显示,到今年年底,港元兑美元持续下跌,超出其设置的7.75-7.85交易区间的几率为24%,而去年年底,该几率为9.5%。

美银美林新兴亚太市场外汇策略师Claudio Piron认为,近期抛售港元的主要原因是投资者对中国经济的担忧以及全球市场情绪恶化。“中国经济增长的下行风险对港元Hibor构成上涨压力,另一方面,对全球经济增长的担忧和油价下跌对于香港这样的小型开放经济体也没什么好处。”

“另一方面,美联储进入加息周期,美元利率上升,导致美元与港元之间额利差扩大。在美国和中国内地的双重压力下,香港市场资本外流的压力是显而易见的。”

人民币的大幅贬值以及港元承受的压力令资本市场的投机资本开始行动起来。港元触及2007年以来新低的同时,1月20日恒生指数则跌破19000点,收创42个月新低。“股汇双杀”的局面不禁令市场担忧索罗斯当年发起的“九八式狙击”再次重现。

其实,按照国际资本大鳄索罗斯在1998年的狙击港元的方式,在当前港元和港股同时大跌的情况下,做空的投机资本是有机会成功的。香港金管局总裁陈德霖日前表示,不排除有投资者以港元对冲或投机。瑞信也直言,汇市空头已由沽人民币转为沽港元,若资金流出香港的速度加快,香港加息的时间或会提早来临。

1998年索罗斯们做空香港的方式就是港元空头,然后卖空港股从而获得大量港元,进而在市场上将这些港元集中抛售以压低港元汇率。而对香港政府而言,救市的难点在于很难做到汇市与股市两头兼顾。为了提振港元,金管局需要在购入港元、卖出美元的同时,提高港元的利率以缩小其与美元的利差,然而加息却又会对股市及楼市造成打压。

不过,孙立坚指出,虽然当前香港的经济增速出现了放缓,但是相较于1998年时环境要好很多。“当年索罗斯们最终铩羽而归,如今他们要获得成功的可能性要更低。”当时,香港GDP增速从1997年的7%暴跌至1998年的-8%,失业率也从2%增加至6%;另一方面,香港股市从16000点暴跌至7000点,资本市场面临崩盘。如今,香港2015年的GDP增幅为2.4%,失业率为3.4%。

每次港元兑美元汇率出现大幅波动之时,港元与美元的联系汇率制度就会备受质疑。那么,在一次次的质疑声中,香港放弃联系汇率制度的时刻是否真的已经到来了呢?

香港政府也繁发声表明捍卫联系汇率制的决心。香港金管局总裁陈德霖在1月20日表示,IMF已向其表示支持港元联系汇率制并再次确认金融稳定的重要。

香港固定汇率政策开始于1983年,主要意义是降低交易成本,这是其成为国际贸易中心和国际金融中心的基础。固定汇率的意义在于,能够为国际贸易和国际金融提供稳定的货币条件,有利于对外贸易的开展。在固定汇率下,贸易公司和投资者不再需要考虑汇率波动成本,这是吸引贸易和金融资本的重要条件。

“港元与美元的联系汇率制度是香港成为亚洲贸易中心和金融中心的基础。如果放弃美元的联系汇率制度,依经济的依存度而言,港元是否应该盯住人民币汇率呢?但是,显然人民币自身的条件并不成熟。”鲁政委指出。

而在鉴定保持与美元的联系汇率制度下,香港是否有能力保卫港元呢?

香港财经事务及库务局长陈家强在出席立法会接受议员质询时强调,若港元汇率触及7.85的弱方兑换保证水平,按照机制,香港金管局会应银行要求买入港元沽出美元。陈家强表示,香港的经济基调良好,金融体系成熟稳健,有能力应付资金进出。将继续密切监察外围金融市况,确保香港金融体系保持正常运作,防范金融市场系统风险。

香港金融管理局1月4日公布,截至2015年12月底官方外汇储备资产为3588亿美元。3588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资产总额,约相当于香港流通货币的七倍多。

而且,香港的背后还有中国央行这一强大的靠山。1998年的投机资本对港元的狙击就是在央行的大力支持下最终铩羽而归的。

', '' + item.user_name + '', '', '' + item.company_name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