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历史人物 > 正文

林徽因梁思成 我用一辈子 林徽因为什么和梁思成分

2018-03-09   来源:网络

导读:很多关于金岳霖、梁思成和林徽因的传记资料以讹传讹,把金岳霖塑造成了一个痴情者,称他为了林徽因而“终身未婚”。实际上,在历史中真实金岳霖不仅没有那么痴情,而且还是同时代人中公认的放浪形骸的人物,用梁思成的话来说,“very Bohemian indeed”。为了塑造金岳霖的痴情形象,很多文章都玩了一个文字游戏,即...

很多关于金岳霖、梁思成和林徽因的传记资料以讹传讹,把金岳霖塑造成了一个痴情者,称他为了林徽因而“终身未婚”。实际上,在历史中真实金岳霖不仅没有那么痴情,而且还是同时代人中公认的放浪形骸的人物,用梁思成的话来说,“very Bohemian indeed”。

为了塑造金岳霖的痴情形象,很多文章都玩了一个文字游戏,即强调金岳霖为了林徽因而“终身未娶”。确实,金终身未娶,但他和美国女友Taylor长期保持同居关系。一直没结婚,只是因为两人都信奉当时英国哲学家罗素(Bertrand Russell)提出的“试婚”制罢了。Taylor原本是金岳霖在哥伦比亚大学读书时的同学,后随他来中国定居。两人不但长期保持伴侣关系,而且还育有一女。

“下午大风。4-5乘人力车入城,至史家胡同54号甲金岳霖宅,赴Lilian Taylor女士招茶会,为介绍其女友Binda女士。”

但这条记录似乎没说清楚金岳霖和Taylor的关系,同年4月4号的日记则一语道破:

“(吴宓打算)对彦问题拟俟届时在巴黎见面之后,斟酌实情,再为决定。如感情浓厚,即仿金岳霖与Lilian Taylor式而同居,或仿张奚若与杨景任式而结婚。”

从吴宓的记录里还可看出,同居而不婚这种新型的两性关系,似乎在30年代北京学术圈内很流行,尤其在留美学生中。因为这很合新文化运动中那批要彻底否定传统文化,“冲破家庭束缚”的学者们的胃口。

Taylor女士来中国后,一度在山东大学教书,何炳棣曾经是她的学生,何后来在《读史阅世六十年》(中华书局,2012 p.50-51)里回忆道:

“泰勒女士(Miss Lilian Taylor)最不可解的是她明明是美国人,但三番五次警告我们决不可学一般美国人的发音……她的英文发音和语调是比‘皇家英文’都更‘英’。多年以后才知道她在20年代是美国故意反抗礼教的‘女叛徒’之一,这就说明何以她在20年代卜居北平,和清华大学哲学系教授金岳霖同居生女而不婚。”

一个叛逆的新式女性形象呼之欲出,她的伴侣金岳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不难推知。

所以金岳霖与Taylor虽无结婚之名,而有结婚之实。虽然笔者暂时还没有找到任何资料显示Taylor具体是什么时候与金岳霖分手并回美国的,但从吴宓日记可见,直到1930年上半年,两人还住在一起,所以当金岳霖1931年开始狂热追求林徽因时,不但是直接干涉林、梁之间的婚姻,而且还很有可能是背叛了Taylor。也许正是金岳霖追求有夫之妇林徽因的举动,才导致女友Taylor的强烈不满,并最终愤然回国。

而梁思成一边的情况又是如何呢?思成之父梁启超和徽因之父林长民是挚友,两人都是民国初年进步党的骨干。1925年,林长民中流弹身亡,当时林徽因与梁思成都在宾夕法尼亚大学读书,梁启超得知林长民身亡后,写信给儿子思成:

“这种消息,谅来瞒不过徽因……我和林叔叔的关系,她是知道的,林叔的女儿,就是我的女儿,何况更加以你们两个的关系。我从今以后,把她和思庄一样的看待她,在无可慰藉之中,我愿她领受我这种十二分的同情,渡过她目前的困境。她要鼓起勇气,发挥她的天才,完成她的学问,将来和你共同努力,替中国艺术界有点贡献,才不愧为林叔叔的好孩子。这些话你要用尽你的力量来开解她……徽因留学总要以和你同时归国为度,学费不成问题,只算我多一个女儿在外留学便了,你们更不必因此着急。”

(丁文江《梁任公先生年谱长编》,中华书局,2010,p. 570。原文中指代林徽因的“她”都作“他”,为方便阅读,此处全部做了调整。)

金岳霖(左)与林徽因及费正清夫妇等在一起

任公对未来儿媳的情深意长,我们今天读来仍是心有戚戚焉。林徽因赴美留学并没有考取官费,一切费用自理,所以1925年后的所有开销,其实都由梁启超承担的,直到1928年。所以,一边是吃着碗里想着锅里的金岳霖,另一边则是恩重如山的公公梁启超,和志同道合的丈夫梁思成,我想,只要林徽因的脑子没进水,在两者之间做出选择都不难。

把原本多情放浪的金岳霖生生包装得专一痴情,甚至说得他好像除了林徽因外,一辈子就没有和其他任何女子交往过,这其实是近十几年内各种小说、报道、不严谨的史学著作共同渲染的结果。套用顾颉刚《古史辨》的著名说法,这是“层累地造成的金岳霖”。

为什么说这是层累的?因为这个版本的金岳霖,以及他和林、梁的三角关系,恰好迎合了那些看了太多男默女泪的爱情电影、韩剧的痴男怨女的文艺心态,以及他们对于“唯美爱情”的向往。中国传统的“从一而终”的潜意识(sub-consciousness)也在其中影影绰绰地浮现。金岳霖这个对爱情忠贞不二的人物典型(archetype),其实是在媒体传播过程中,由大众心理层累地塑造出来的。这和谣言(rumors)的产生机制很像:符合大众心理的信息会被迅速、广泛地传播,而不符合的则被自动摒除。

金岳霖才没那么可怜,1924年他拿到博士学位后,带着漂亮的美国女友Taylor漫游欧罗巴大陆,你能想象那是何等惬意?

……

  原标题:林徽因、鲁迅、梁思成的朋友圈,你绝对意想不到 -2- -3- -4- -5- -6- -7-

……

(原标题:“林徽因改变了我一生的选择”)

……

“我叫赵广智,今年80岁,跟木头打了一辈子交道,现在是几十个孩子的师傅,而我自己呢,也有一个师傅,他叫梁思成。”

赵广智先生,古建营造专家,师从梁思成。梁的建筑弟子众多,但赵广智是其唯一的营造工艺学生。作品被故宫博物院、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清华大学建筑系营造学社、皇城艺术馆、保利大厦等常年借展,作为中华传统文化向世界各地的参观者展示。

“1956年,我跟梁思成先生学艺的时候,梁先生就说,这个时代,营造工艺艺术已经是断代了。我当时表态:将来我一定在传承古建营造工艺方面做出贡献。梁先生说,我相信你。”

退休后有时间了,是该完成对梁思成先生承诺的时候了。1995年,赵广智下定决心,准备完成故宫角落的微制珍品制作,光测绘作图就用了两年,带着6个徒弟,制作4年,于2005年正式制作完成。

5月15日“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外方团长配偶参观世界文化遗产——故宫博物院,cctv视频中所拍摄展品便是赵广智先生2005年制成的故宫角楼微制珍品,现藏于故宫博物院宝蕴楼。

明朝永乐年建紫禁城,火灾连连,一直烧到万历年。一位星象学家说:“紫禁城缺镇城之宝。”

于是便有了四座角楼,角楼作为请众神仙入住的建筑,符合古典哲学、天文学、星象学、数学、美学等原理,是神造之物。

建筑营造工艺是一门古老的手工艺,中国的传统建筑以木构为主,老祖宗依靠用榫卯结构建造起一座座牢固的殿堂。

中国古代建筑的精髓——斗拱,由拱形和方斗形木块,层层交错叠加而成,不用一颗钉子、一滴粘合剂,只靠着罗列本身,就能牢固地组装在一起。它实质上是一个减震层。应县木塔千年不倒,就是因为有斗拱的支撑。

这种沿袭千年的古老智慧至今仍让人震撼。近期,英国拍摄的《紫禁城的秘密》(Secrets of China's Forbidden City)。揭秘故宫模型10级地震屹立不倒的原因便是斗拱这一独特的结构。它异常坚固,能承受很大重力,支撑起巨大的屋顶,还极富灵活性。

赵广智从事中国古建微制珍品的复原工作已有二十余年(自1994年始),他使那些失传已久的中国古典营造工艺,通过微制珍品展现出来,它们如同古代历史建筑的再现,将数千年古人智慧的结晶重现在世人面前。

微制珍品构件大小仅为几十毫米,构件与构件之间必须严丝合缝,环环相扣,赵广智遵循营造古法,完全按古人建造流程,不仅形似,节点结构、建造过程也都与真实建筑相同。一钉一卯、一砖一瓦都有据可考。3万个构件拼成故宫角楼,8万个构件建成应县木塔,10万个构件筑成武则天明堂。复杂程度可想而知。

沿袭古代师徒制,学徒多为贫困山区的孩子,已收徒弟近百人,教授他们中国古建理论知识、绘图、雕刻及各种部件的加工、组装工艺等。赵老的工作室已成为清华大学教育教学实训基地,北京一零一中学教育教学实训基地,央美附中教育教学实训基地。老祖宗的智慧在一代一代的传承。

今年8月23日,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即将迎来武则天明堂微制珍品首次亮相,这是赵广智先生平生所做最大体量也是最为复杂的一座微制珍品,长宽高各约5m,10万个部件,25位工匠,300个日夜制作而成。柱网、楼梯、栏杆、每块砖、每片瓦清晰可见,有据可考。重现武则天时期的大唐盛世。

赵老是工艺全才,自幼跟随日本教师小野先生学习船模、舰模制作。少年时代,在北京师范学校学习,随谢时尼先生(齐白石学生)学习装裱技术、纸工、陶艺、雕刻、金木工工艺;随曹试甘先生学习泥塑及小提琴等乐器制作,并在新中国乐器厂(现北京钢琴厂)从师于侯连章先生学习小提琴制作。

大学期间,赵广智从师于清华大学董以师教授,学习金木工加工工艺学、制图学。同期,从师于梁思成、吴良镛教授学习中国古建筑。毕业后,从事多年青少年教育教学工作。在此期间,主持创办海淀钢琴厂,任厂长及总工程师。

如今,赵老除了研究古代建筑营造工艺,亦复原多种传统乐器,古代船舶、家具、佛龛等。为中国传统文化的复兴默默的蓄积力量,这是真正的大国工匠。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